张扣扣案之余:五百人的大群必有弱智三百?

  转发也是一种负责,须对得起自己的智商情商,更须对得起朋友圈恁多读者。第一看作者与信息源——这个很关键,跟你购物一样,要看品牌与平台,地摊上的假冒伪劣,少看;第二看内容与版面。所谓的版面,有些明明内容可看,但是下面附了诸多下三滥,什么让你在床上更猛,吃什么更凶之类,相当于县级电视台,节目之外,全是卖伟哥骚妹的;最后就是内容的文与质了,自己审差过关的,有助于信息还原的,有助于提高认识的,才能转。

  第二个,妥妥的第三方言论,而且印证了我的两个判断:其一,张扣扣的母亲乃是乡村某种典型的泼妇人格,动不动朝人吐唾沫,躺地上耍赖,甚至躺别人家屙屎拉尿的。这就印证了一审判决书中所谓的她有过错在先的判定。其二,为什么张扣扣的姐姐在对外讲述的时候,直接从打架开始说起,绝口不提打架原因?当然是因为她也知道她娘的过错引起的,没法谈。滑稽的是,由于标题直接引用杀人犯的言语,有些傻逼就被带沟里了,或者说,本来就在沟里,早被之前司法不公的预设立场带偏了,所以光看标题就轰然叫好,甚至回复说,还有一个漏网的,意思是张扣扣漏杀了王家大儿子,害得我还提醒了这傻逼一次,后来发现提醒也不中,人家直接亮明了自己的态度,就是支持杀人。

  还有人假装公正地说,司法不公,是许多恶性案件的温床。我呸,美国司法公不公?美国刚发生的特大持枪杀人案,是你家的床温出来的不?杀人就是杀人,恶性杀人无非反社会反人性。什么公不公母不母的,瞎扯乎啥哩。

  在几个五百人的大群,随便扯了几句,我就服了,退群。有群友私下想挽我,我对他们的回复是统一的模版:五百人的大群,必有弱智三百。其实我还憋了一句没说:还有一百,从不说话!

  张扣扣案,我之前一言未发,目前止也只在朋友圈转了五个帖子,第一个是“时局文摘”刊发的《1996年张扣扣母亲死亡一审判决书》;第二个是“界面”刊发的《知情人:张扣扣作案后高喊“22年终于把仇报了”》;第三个是凤凰新闻客户端刊发的《“除夕夜连杀3人”案只有违法犯罪,没有侠义恩仇》!第四个是,“理想国”刊发的熊培云的《他们大赞血亲复仇,只为将世人推下深渊》,第五个,“猫眼看人”转发的来自贴吧里的一则:《张扣扣家人第一次发声》……

  第二个,你认为司法不公,只是你的主观感觉,正象江歌母亲,也可以说日本司法不公,难道她去杀日本法官,或者杀陈世锋家人,甚至杀刘鑫及其家人,你们也叫好不成?更可能的,乃是借口司法不公,或者人家自己根本没借口这个,你们自己臆想的而已,这叫“被司法不公”。再说了,岂止是自己认为司法不公,所有的杀人犯,都是理直气壮的,什么司法不公,他自己活得不好,可以直接认定社会不公。一句话,他就是生活越来越无趣,用他姐的线岁了却娶不上个媳妇。另外从阿根廷回来的那个照片上,还高题着,祖国我回来了云云,再联系他发小说他从阿根廷回来说阿根廷治安很乱云云,妥妥的证明,他还是个爱国的小粉红……与什么公不公的,有一毛钱的关系不?他说给娘报仇,无非是给自己毁灭他人兼自我毁灭的行为,赋予一道价值支撑而已。有些人自杀前,还给社会找点黑呢。叫光明圣斗士不?

  第一个,真的司法不公,请在司法范围内诉求公正,比如现在的汤兰兰案。不管哪个案,哪种案,请按法律渠道说话。以更加严重的违法犯罪说话的,不叫说话,叫违法犯罪!

  在此之前,微信群里看到诸多有关此案的诗词歌赋,端的是慷别人的慨,激别人的昂,当然,象阿Q 那样掂着脚说杀头好看,甚至嫌杀得少的,更多。整个一乌烟瘴气。我的一位律师朋友对此评价说:“有些网民中的律师,口口声声正义,满嘴跑火车,法律素养很差。”这位律师朋友,真是抬举他们了:其一,他们哪里是律师呀,顶多是披着律师外衣的革命光棍而已;其二,可能是我把革命光棍全拉黑了?至少我的朋友圈,没看见一个律师,为张扣扣杀人轰然叫好的,或者赋诗作词的。其三,闯进我眼帘的,都是面目模糊的人民群众,我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从梁山上打下来的武松的哥们儿,还是小时候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连环画册看多了导致的深度中毒后遗症。以至于我在群里幽幽地表示,为张扣扣叫好的诗词歌赋都有了,我得改写骚体了——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扣扣之杀少!?或者:长太息以掩涕兮,哀司法之不公!?

  第三个,倒是光看标题就中了,张扣扣是违法犯罪好不!虽然我们现在的文明水位依然不高,但是,恰恰是因为你们这种轰然叫好的的存在,它才高不上去的好不?有些人还跟民国的案子比,你咋不跟春秋战国时的案子比呢?别说民国了,就是现在的国,十年前和三十年前,今天和昨天,司法水准线也在升涨中。一句话,你今天得比昨天更文明。而明天,比今天更进步!

  我自己的两个群,一个78人,一个99人。不是我认识的网友少,千千万万太多了。而是我认为,作为群主,得对拉进来的所有其他人负责。但凡拉进一个傻逼,或者一个二杆子,就是对其他人极大的不尊与冒犯。能不慎乎?

  第四个,熊培云学术水准不用我说了吧。他的标题也说明了一切。那些大赞血亲复仇的,除了无视被杀者的伤痛之外,就连他们所站的杀人者,也不在他们关心范围之内。他们假装看不到张扣扣姐姐的伤悲与后悔,假装不知道自己就是吃人血馒头的!被杀者的吃,杀人者的也吃!有血就兴奋,杀人就叫好。妥妥的已上了梁山的样子。是娶了顾大嫂呢,还是孙二娘生的呢?微信群的角落里,咋就爬了这么多的阴暗生物体呢?

  我得承认,不知道是历史研究搞多了,还是上网时间长了,总之,公共事件或者历史事件,总有一些网友无知无畏,甚至流氓成性,学识、见识、素养,完全的三无,但还特别喜欢发言。一发言,我就能对他的知识结构、话语范式、逻辑思维、学术素养、人格品性、公德私德作出评判——评判的结果只有一个,我得退群。你不退的话,他们老在群里圈着你的名字跟你商榷,陪不起,躲得起吧?

  温馨提醒某些二货。破折号后面,我是反讽哈。上网时间长了,发现很多网众第一看帖没有起码的耐心,第二阅读理解是传达室大爷教的。不提醒,他们就栽进去,半天爬不出来,还跟你叽叽歪歪。

  第五个,有新的信息源与信息,主要是张扣扣姐姐的说法。其一,坚决否认网上传说的什么房基地纠纷;其二,打架起因说了一点,但说得很模糊,农村式骂人云云,应该还是她娘的过错;第三,她娘是王家老三打死的。那么,说王家有权有势强占她家房基地、说她娘被王家老二打死却让老三抵罪之类的谣言都是谁造的?司法不公的预设,又是谁设的?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产品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4008-668-998

电子邮箱: 329465598@qq.com

公司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公司在系统化的工作流程基础上,提供以工业设计为核心的品牌价值链整合服务,一站式服务内容包括:产品设计研究、产品差异化定位、工业设计、结构设计、商业命名、品牌设计、后续模具支持、品牌及产品知识产权保护等,以设计+品牌咨询的服务实力助力企业产品市场化竞争。目前,公司已在香港、深圳、惠州、杭州等电子产业中心城市设立了客户服务中心,服务范围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