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教训:政府投资高科技必然失败的十大原因

  3、高科技领域的另一个特点是发展具有突变性。靠政府计划或投入永远做不到,甚至想不到。如软件产业的异军突起和“车库企业”的突然勃兴。

  5、政府支持产业的一个必然后果是业界过度竞争或产能过剩。美国、欧洲的企业因为不靠政府支持,努力方向始终朝向产品的独特性或专业性,避免了同行互相倾轧等不良竞争。

  4、有些产业如化工产业,从原料到产品,简而言之靠一根“管道”实现,可以引进成套设备,但想在技术上消化、吸收、改进则行不通,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根本无从下手或不敢下手,局部改良在化工产业失灵。日本人曾感叹:化学工业是适合欧洲的产业。

  8、一项新产品开发或一个新产业的培育,除了人才和资金,还需要专业的工程管理人才去推进,这类工程管理人才必须具有宽广的综合性知识和高度的敏锐性,而政府显然无力担任这样的角色。

  10、前沿和新兴产业天生属于风险产业。政府偏重于投资已有和成熟产业。美国前沿和新产业前期主要依靠风险投资。政府往往既不知道风向,又抓不住风头,不该收手的时候收手了,不应该出手的时候非要砸出一个毫无价值的无底洞(美国政府也没有少干这样的蠢事,如量子通讯)。

  2、高科技领域的又一个特点是产品的多样性。如化工行业,每年推向市场的产品高达四、五百种。政府支持的项目,常常还在研究中就被市场淘汰。

  日本反思出来的一个最重大结论是:在传统技术领域,政府支持是有效的,换句话说,就是当技术开发不需要以原创思想和独创性研究取得胜负,而需要大量人员和大型设备即巨额资金时,政府可以给予支持。在高技术领域和新型技术领域,政府支持不但无效而且有害。通产省正是在这上面,坑了日本,最终也砸了自己的脚。80年代,在日本称为“日美两国并肩竞争的年代”,通产省制订了雄心勃勃的超越美国十年计划,企图在新材料、生物技术、新功能元件为核心的未来技术领域一举领先,十年后才发现事与愿违,甚至一败涂地。

  9、创新研究靠大学,产品开发靠企业,二者之间的鸿沟还出现了越来越大的趋势,政府无从弥合,也无从发力,处于“二律背反”的窘境:投给大学的钱,不产生经济效益;投给企业的钱,不产生技术效益。

  苏联来不及反思,或者苏联模式根本就不容许反思,因此其重大教训似废水一样流失了。日本终归不一样,日本朝野上下进行了全面深刻长期的反思。那场反思运动的结果之一,让曾经闻名世界的通产省(相当于中国发改委)一蹶不振,成为政府的鸡肋部。

  通过国家力量,谋求某一个领域的技术突破和世界领先地位,是任何国家执政者都想得到的简单事情,与社会制度无关。付诸行动的国家中,有两个国家曾一度取得巨大成功,即苏联和日本。

  6、越前沿的技术越具有个人主义特色。在日本,从事研究工作的人被业内戏称为“不务正业的浪荡公子”,这类人才与政府那一套注定相克。政府组织再多的人投入再多的钱,都是白搭。

  1、高技术领域的一个特点是产品技术含量高而产量小,如精密仪器仪表等。政府投资却倾向于能够批量和大量生产的产品上,天然与市场背道而驰。

  苏联模式一言以概之,叫“集中资金办大事”。到70年代这一模式宣告失效,砸入再多的钱也无益于科学技术这个第一生产力,苏联经济因此全面进入停滞和徘徊。日本模式是“政府+企业”,又称为“政府主导模式”。进入90年代终于败相毕露,日本经济出现了为期十年的“失落期”。

  7、高科技产业依赖于人才高流动性,即全社会的优秀人才自由流向新兴产业或有希望的产业。政府考虑问题的出发点是“稳定”,甚至以振兴为名一再投资停滞产业,影响人才合理流动。

相关产品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4008-668-998

电子邮箱: 329465598@qq.com

公司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公司在系统化的工作流程基础上,提供以工业设计为核心的品牌价值链整合服务,一站式服务内容包括:产品设计研究、产品差异化定位、工业设计、结构设计、商业命名、品牌设计、后续模具支持、品牌及产品知识产权保护等,以设计+品牌咨询的服务实力助力企业产品市场化竞争。目前,公司已在香港、深圳、惠州、杭州等电子产业中心城市设立了客户服务中心,服务范围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