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看人 - 凯迪社区 - 主流声音全球知名华人网

  最近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平凡的世界》,我已经看到30集。我想前30集也许是最值得我看的,因为这30集主要反映了那个时代农民的苦难和苦难的根源,虽然它的背景是西北地区,其山川地貌、风土人情、语言风格和我的家乡——鲁南地区,都差别很大,但是其记述的当地农民的艰难和那个时代的政治灾难却和这边大同小异。所以,

  我是一个古稀老人, 生于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为人民服务”是我最熟悉的词语。在那个年代, 我把老三篇倒背如流。 在我懂事明理以后, “为人民服务”又成为我最害怕听到的词语, 我特别害怕“人民”两字, 人民是相对敌人而言, 我是一个准阶级敌人, 我是一个黑五类, 我是一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 只准规规矩矩

  老烟年青时,曾经非常努力地写小说。他那时在北大荒,抽着八分钱一盒的“一枝笔”,整夜整夜爬格子。老烟胸中燃烧着革命激情,立志要写一部中国的《静静的顿河》。农场很重视他这部书,让他搬到厂部专事写作。初稿很快写成,寄到ZQ社,居然一炮中的。ZQ社邀他到北京改稿,并专门为他配备了一名有经验的责任编辑老王。老

  母亲南京人,出生在南京城沦陷那年的端午节前一天,从城里跑反逃难到乡下,日本人来搜查的时候,因为啼哭,差点被外婆闷死。母亲的祖辈是南京城郊一个2万人大镇上的望族大户,外公开米行,日本人来后,米厂的二楼被日本人拆掉修了炮楼,抗战胜利后,统购统销,生意做不了,用十来间私宅开旅馆,58年公司合营,将祖产献给

  我叫佘结明,1951年生,文革前就读广州第三中学初一。我上有兄姐,下有妹。49年之前,父母从事工商业,都是小产业,有数间理发店、照相铺等。父亲历经“三反”“五反”运动,发觉势色不对,得鼎者并非良善之辈,于是赶在1952年封关前去了香港。父亲这一去,竟躲过了此后几十年的厄运,被亲友称为最有远见的一人。

  《苦涩的回忆》 作者:山妹(山里人) *****************************************************目录第一章 童年 我出生的地方——我的家——困苦中的妈妈——生活的差距——爸爸蒙冤——拾荒最大的收获是能看到爸爸妈妈久违的笑容——三哥来了——在“四清”运

  1.记忆中的故乡 我出生在江西省上饶市,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我四、五岁时我父母才将我和弟弟带回家乡安徽省定远县西卅店镇西大园村。 西大园村是长方形的布局,坐西朝东一排房屋有十个左右大门,每个大门进去后的进深比较深,有五、六进,每一进都有堂屋和左右厢房。而坐东朝西是一排一般的平房,南北两边的房子不

  父亲和当时投奔他的母亲、大姐被押回老家时,上无片瓦、下无片地。那位将我父母押回老家的干部,本来提议将父母他们发配到异姓邻村,然后借他人之手对父母斩草除根,但遭到其他一些族人的反对。一位离老家约2公里山路的同宗族人提出,可将父母交由他们那个自然村监督改造。于是,这个叫李家垅的自然村便成为父母和大姐的寄

  我有个17岁的姐姐。 跟我现在上高三准备高考的女儿岁数差不多。正是如花的年纪。我从来没见过我姐姐。因为我姐姐离开这个世界时我还没出生。还是游荡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小虫子、小狗、小猫。。。。。其实那个时候活的生命除了身体浮肿命悬一线的人,也看不见其他的东西。树皮扒光,草皮挖净了除了黄土还是黄土,就算是个虫

  境内31个省、市(自治区),我去过29个,只剩内蒙与天津。内蒙的特色是大草原,我觉得它与我生活了43年的黑龙江省拥有的大草原差不多,小兴安岭与大兴安岭更是同血脉的手足,更何况,呼伦贝尔草原还曾长期由黑龙江省代管,出差时车一不小心就会开进内蒙。那民族特色最典型的蒙古包,在黑龙江的蒙族自治县也有的是,里

  我很小父亲就去世了,母亲领着姐姐、哥哥、我和妹妹过日子。“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姐姐去了县里新建的炼油厂干活,哥哥在初中住校读书。家里多数时间是母亲领着我和妹妹过日子。由于特殊情况,当时我家挨饿程度是比较严重的。遭了许多苦,勉强活了下来。不客气地说,在全国也很少有人能把“三年自然灾害” 写得像我这样“

  舅舅大概1米75的高个头,在我儿童时代,他每次进城总喜欢把我扛在脖子上逛大街。经常笑着说:“你这个东西!”他的美丽的家乡鸭溪,是人称“酒中美人”的名酒“鸭溪窖酒”的产地,一个富饶的鱼米之乡。也是我难忘的“外婆的澎湖湾”。 舅舅有一头大马,经常看见他牵马出去办事情。舅舅特别喜欢装得象小学生一样,恭恭敬

  六、七岁刚开始记事的时候正赶上我国“三年困难时期”。那时,父母为了“大办钢铁”,每天都是起早摸黑的到矿山干活,一去就是一整天。我们这些小孩怎么安排呢?一般有两种办法:一是比较小的小孩(3岁以下)因为他们不会自己吃饭、穿衣等,就送到矿上开办的托儿所;另一是把比较大点的小孩留在家中,早上父母去上班之前把

  他自幼不喜欢上学,他母亲也就随了他。但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我发觉他比我懂不少农家的事,生活能力比我这“书呆子”要强得多。比如在我们家乡的赵王河里,水还在流着他就能抓到活鱼。他还能在水坑里“踩藕”,然后拿到集上去卖。有一次他让我给他帮忙“踩藕”,他在水中“踩”,我在岸上听他指派,之后卖了钱,他还给我买了

  如今,在一般城市只要你走出家门,在街上逛一圈,多数时候总能见到外国人。那些长着黄头发的、长着黑皮肤的、长着蓝眼睛的形形色色的老外都涌来中国淘金。时间一长,有的还娶了中国老婆或嫁了中国老公。另外还有一些和我们一样长着黑头发、黄皮肤的外国人,他们虽然已加入了外籍,成为外国公民,但仍不离不弃地在中国大地与

  1957年,我是从遵义市到舅舅何元汉(中农)家过的闹热年,两年后,舅舅何元汉就在全国性轰轰烈烈的“反瞒产抢粮食运动”中饿死了。 鸭溪是遵义县的鱼米之乡,那里出产被称为“酒中美女”的鸭溪窖酒。遵义产多种名酒,如茅台、董酒、习酒等等。其中又以鸭溪窖酒价格最低,而酒味却又醇美,因而广受老百姓的欢迎。好酒本

  一九六O年四月,我读初二,我们贵阳一中学生下花溪界牌劳动。原定“五一”节前回家,突然通知延期到“五一”后才回,我们都才十三、四岁,整天劳动,肚子又饿,有同学受不了,行旅都不要,翻山越岭走了五六十里路逃跑回了贵阳,学校紧急组织了拦截队,由老师带领高中同学,把守各个山口,路口拦截,花溪区紧急调拨了一批干

  1981年,我只有6岁,有一天在外面玩耍,村上某人抓住我的手,让我回家告诉我爷爷张剑霞一句话“取掉帽子了”,我疑惑不解地看着他,他诡异地说,你爷爷会很高兴的。我跑回家对爷爷大喊一声,“爷爷,取掉帽子了!”虽然爷爷头上并没有戴帽子,但我感觉那个时刻他真的很开心。懂事以后,我才知道,那顶帽子叫地主。可惜

  王国石在抗日卫国战争期间,曾经任区分部书记,三青团分队长,写文章歌颂抗日卫国战争的英雄。抗战胜利后一 度失业。忙于丝织工业和发电工业,也参加教育事业,曾经担任遵义杰生学校的物理教师。50年代初,任遵义大兴面粉厂技术员。由于工作努力,成绩显著而评为贵州省劳动模范。西南日报等报刊、广播电台多宣传焉

  我幼小的时候,是物资极为贫乏的年代,别说计算机、电视,就连一台收音机也都闻所未闻,像我们这些平民的孩子,最大的娱乐也就是满街疯跑,或是到海滩嬉戏,到小溪捉鱼捞虾。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奶奶对我极为疼爱,从不让我到处疯跑,这让我从小就养成了平静、谦和的性格。南方的夏天闷热而漫长,那时候空气还没有污染,天

  我叫杜敬津,生于1948年,文革时,我老家所在的地方叫广东南海县盐步公社白沙大队,与广州市荔湾区隔江相望。虽然身在农村,我却属“城镇居民”,即是有口粮配给,可是要拿钱来买。我于1964年初中毕业就辍学了,家乡附近有“东风”和“南海”两大藤厂,村民、居民都有手艺,或在工厂工作或接功夫回家编织,生计比纯

  付家人找来风水先生,选择现在的地点,大兴土木,盖了房子,形成一个庄园。过去盖房子没有国家的规划,靠风水先生决定房屋的命运。如何选择一个好地点?按照风水学的观点,最理想的地点就是;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也就是说,一般的房屋都是坐北朝南,要北边高一些,而南边的则要低一些,最好能有水塘,湿地。左

  我叫张开武,别名张自耕,字炳烈,号护民烈士,小名阿炳,生于清朝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连头带尾跨了三个世纪,历经慈禧、光绪、宣统、孙中山、袁世凯、黎元洪、段琪瑞、蒋介石、、、、、、、等时代。我一生颠沛流离,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跌荡起伏,命途多舛,最后苦尽甘

  第一、我将陪伴了我10年的女友,又亲手还给了她出狱的丈夫,这是10年前我们执手时的约定;第二、我的大女儿花1万块钱,为我买来一本城镇户口,结束了我一辈子的“黑人”身份;第三、我得到了一份城镇低保,以后不用再去搵食了,可以坐下来想一些东西……结果,我又做出了我这辈子也算最要的一个决定:写一部书,就写我

  突然有一天,生产队长给社员开会,传达上级的指示。要宰杀所有的狗,熬成狗肉汤,给庄稼追肥。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当然不敢告诉我,怕我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到了那一天,妈妈把我送的外婆的家里。到了外婆家,他们那里也在杀狗。我虽然年龄小,可是必定是人啊,也会运用类比进行思考啊。当时就联想到,我们家是不是也在

  “啪;啪`````啪”;父亲是位中学教师;常常在昏黄的灯光下;眯着眼,打着吴清源的棋谱;(记得父亲有一套浅绿色封面的吴清源的围棋书 ;其中有一本我现在还能记起叫《星的布局》)。削瘦的身影 ;平静而乐观。眼角微微有些皱纹,挺拔的鼻梁显得精明刚毅,有时他也会抽根烟;象在思考什么?也许是围棋;也许是那混乱

  我们家在三道口——当时的黄松甸公社前河大队第十生产队落户时,仅有十多户人家不足五十口人,七八个孩子,学生只有三人;除了我和我二姐外,还有小队队长的大女儿李艳荣。从十队到前河五里多的山路间,沿途有原始次生树林、有灌木丛、有砍伐林木后开垦出来的庄稼地,基本行走在一道山梁和两条沟川之间,都是不足一尺的羊肠

  【百姓家史】“60年代私史”文革回忆录1:人人自危由于山城严重缺乏教师,我们一批高中毕业由于家庭出身不好未被大学录取的学生被市教育局选为初中教师(打倒祸国殃民的“”后我才考入了重点大学)。当时,许多学生比我年纪还大,因此被学生戏称为“娃娃老师”。第二年就爆发了无产阶级。大概是6月份吧

  我退学回家后,由于矮小瘦弱,也干不了重的农活,主要是放牛。由于参加了生产队的劳动,队里也就给了我口粮,村里人也不知道我的户口是不是迁回来了(当时人的粮油供应关系是随着户口的)。当时人民公社下属的大队部就在我家附近,我时不时地去大队部转转,看看报纸。有一次我听说有支援新疆的任务,可能是要抽一些人移民到

  宁古塔在千里冰封的东北,咋一听名宇很朴拙,很有几分诗意。想象中的宁古塔一定是一座老态龙钟的、有几支寒鸦在塔尖上咶噪、有几挂风钤在塔檐上叮当作响、孤独地在夕阳中佇立的历史遗存;一定像故乡的奎峰塔一样:几乎坍圮的塔身,风化皴裂的石缝,石缝中伸出的苦楝子虬枝和枯黄蕨叶在朔风中晃动;白昼有雀鸟喧闹,夜晚有野

相关产品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4008-668-998

电子邮箱: 329465598@qq.com

公司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公司在系统化的工作流程基础上,提供以工业设计为核心的品牌价值链整合服务,一站式服务内容包括:产品设计研究、产品差异化定位、工业设计、结构设计、商业命名、品牌设计、后续模具支持、品牌及产品知识产权保护等,以设计+品牌咨询的服务实力助力企业产品市场化竞争。目前,公司已在香港、深圳、惠州、杭州等电子产业中心城市设立了客户服务中心,服务范围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