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刘力:减负该问老师怎么做吗?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虽然曾经有教授义正辞严指出:我们要用高考的改革倒逼着中小学减负。然而事实是,中小学的考试常常只为验评老师教学而设,根本与那个和孩子命运前途相关的高考制度没有了多大的关联。在中国这样一个以考试成绩论英雄的奇葩教育环境下,又能有哪一个教师能够拍着胸脯说自己的减负政策最终会让自己在残酷的评比中屹立不倒呢?

  我曾痛心疾首地指责我们的教育让学生成了带血的麦穗,从而对学校提出建议,希望能够让孩子推迟上学时间。然而,黑龙江等省份的实验性内容,在我们陕西似乎并没有多少启示,甚至到现在也没见有多少全国的省份开始趋之若鹜。由此也可以看出,每一项关于教育方面的变革在真正前行的路上会是多么的艰难。

  所以,在行政部门的眼中,老师就应该和自己一样,只消费白天,而留黑夜洒脱,就该在已经无所事事的黑色衬托下,潇洒走一回,陪陪孩子,老友相聚,相约锻炼下身体,加深一下夫妻感情。然而却不料,很多老师们却就因为只能把孩子生病了的孩子放在家中,或者带进教室,与爱人常常因为分别太久而情感危机,与老友屡次推脱而最终友情暗淡。老师们的朋友圈因此缩水了再缩水,最终就成了教师们自己的团体舞。

  上有所指,下必从之。这是中国这样一个教育界通性的规范,然而很多时候,求取成绩的学校不但不指责努力哪怕是愚蠢的行为,反而还会放纵甚至默许这种对学生造成戕害的行为。于是,一个个有着千年道行的老师们就积极行动起来,恨不得把所有的学生都逼得不睡觉才好。殊不知,学生也是人,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成绩,还有好的身体,还有健康活力的性格,......可那些老师们,只要成绩好,便可以趾高气扬,带着胜利者的姿态,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个人难得的经验。岂不知他们的脸上个个写着血污。

  在这中间,最难受的常常并不是学生,而是一直要这样下去的老师们。学生可以逃避,可以几年后拍屁股一走了之,而老师们,却是需要生命不止,战斗不息的。一项调查显示,教师的平均寿命是59.5岁,我对此深信不疑。

  最近一个惨烈而心酸的事实是,七年前海口市穷山中学高中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冯芳弟,因为要赶上第二天数学教研时间,加班阅卷整整一个晚上导致清晨猝死,再次让我们认识到了老师辛苦的窘境。因为老师加班猝死,于是家属通报学校,学校向当地人社部门提出申请,认定冯老师为工伤。然而行政部门却是绝不认可的。这场马拉松式的诉讼进行了七年。最终高院认定了工伤申请。迟来的正义却足以把所有关于老师的苦难境遇撕得支离破碎。

  然而,面对现实的冰冷残酷,我们的老师们却仍然不得不做着跟专家们相反的举动,因为他们知道,成绩才能维系自己的职业,业绩才能造就自己的成就。没有多少教师敢于用自己的职业作为赌注,去为孩子真正营造属于他们未来的天空。孩子未来的天空也许只能在他们自己,包括他们的家庭,开明的父母和民主开放的社会舆论环境。

  说实在话,常常也能看到孩子们背着沉重的书包,硬是在废寝忘食的苦学中累倒了身体,压低了眼睛度数。这中间自然也包括很多我们教师自己的孩子。我们无比心酸但又不得不一次次捡拾起作业的大棒,怀着悲悯的目光看着一个个孩子在自己的压迫下逐渐萎缩成凋零的花。

  是啊,朝九晚五的人们很难相信,中国还会有那么多的傻老师,会把自己的工作带回家,通宵达旦;更不会想到,中国还会有那么多的笨老师,会一边种地一边教学,每个月只拿最多一二百元的工资;甚至不会料到,中国会有那么多的蠢老师,会在自己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工资里,挪了又挪,只为孩子们的心里能有一点光,一点温暖;.......

  减负,真的是老师该办的事情吗?作为教育终端链条上的一个部分,老师真的能左右教育减负这么重大的问题吗?又或者讲,老师真的可以对减负报以拥抱,甚至潜心找寻减负之道吗?二十多年来的境遇,已经用最惨烈的方式宣告了这个重大决策的破灭。那么今天,我们还需要再继续前任的砥砺前行吗?

  不拼不搏,高三白活。两眼一睁,开始竞争。一个个带着血泪的标语已经堂而皇之地贴在很多教室的墙上。入门即静,入座即学。这更是每个班级有效治理的法宝。不经意间,我们一个个学生就成为了学校手中的电视机,在学校这个万能遥控器的指挥下,秩序井然,天下太平。

  那么,我们还有多少理由在每次减负来临的时候,总是对教师挥舞大棒。没有硬起来的行政部门是不是该反思下自己,能不能想想实招,出出好主意,最大限度上让刚性要求斩断伸向学生的黑手。让我们的孩子不再有沉重书包,不再有做不完的作业,不再睡眼朦胧地披星戴月。

相关产品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4008-668-998

电子邮箱: 329465598@qq.com

公司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公司在系统化的工作流程基础上,提供以工业设计为核心的品牌价值链整合服务,一站式服务内容包括:产品设计研究、产品差异化定位、工业设计、结构设计、商业命名、品牌设计、后续模具支持、品牌及产品知识产权保护等,以设计+品牌咨询的服务实力助力企业产品市场化竞争。目前,公司已在香港、深圳、惠州、杭州等电子产业中心城市设立了客户服务中心,服务范围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