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老人网:老年版的“天涯”和“豆瓣”

  编者按:今日,老人们都在网上做什么?在互联网接通我们与世界的同时,网络社群也悄然封闭和凝固,年轻人在各个社交网站浏览、讨论、发声,那声音极少历经岁月沧桑。老人们——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基地,在以“可爱老人网”为代表的一批老年人论坛中,他们共享彼此的生活和哀乐,从柴米油盐到诗词书法。线上线下,他们步履不停。

  可爱老人网的新人报到版块。几个鲜红的置顶帖下,每天都会有数十个新帖发布。“新人报到,请多关照”的统一标题配上个性化的自我介绍,意味着又有数十位老人在可爱老人网落脚。

  可爱老人网的第一位用户,注册于2010年9月1日,是一位当时仅33岁的福建教师。他的网名叫做“可爱老人”,头像是一幅水墨画,画的是老翁独坐于枯树之上。这位“可爱老人”,正是可爱老人网的创办者。

  “我见过白发苍苍的老人在秋风中步履蹒跚的背影,听过空巢老人一天只为等孩子一个电话的焦急声音,感受过那些闲极无聊的老人以麻将度日的无奈心情。”在发布于2010年10月的帖子《可爱老人网诞生记》中,可爱老人写道:“我也会是一个老人,难道我就不能为老人做些什么?”恰逢网络论坛盛行,他想到,可以建立一个论坛,给老年人提供一个自己的交流平台。

  网站的名字,他最终决定使用“可爱老人网”,他自言,希望所有的老人都可爱、可敬,希望来网站的人都变成可爱的老人。他把网站的域名设置为keai是可爱的拼音,99则代表9月9日重阳节,老人的节日。网站划分为26个版块,包括诗词、摄影、征友、厨艺、投资、健康等等。

  为了保证用户质量,可爱老人网设立了许多看似严苛的规定,例如积分不满十分不可以发私信、每小时只能发一个帖子、23:00-5:00不可以发帖等。为了方便老人交流,可爱老人网的字号、表情都要比其他网站大得多。网站还根据活跃程度为用户划分了不同等级,从“学前班”到“小学”一直到“博士”,最高级别为“终身可爱老人”。“这样设置,一是模仿人生的青少年阶段,让老年人重温那段美好时光,再来就是一级一级升上去,也有个盼头。”可爱老人这样解释。

  没有计算机基础,他利用暑假时间自学了两个月,去网上搜索网站搭建的相关资料,自己一点点琢磨,终于在2010年9月使网站得以初步上线运营。为了提升网站人气,他在网易博客和新浪博客注册账号发出邀请,总计邀请了上千个老人。很多老人不熟悉网站使用方法,他就用QQ的远程协助功能,一点点教他们操作自己的电脑。早期用户入驻可爱老人网后,也开始向自己的亲友推荐,将可爱老人网的链接添加到自己的个人博客上,逐渐聚集起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老人。

  他在书法和诗词领域颇有造诣,原先对网络很反感,甚至抵触。“我搞书法,书法就是拿笔写拿手写,手写才能表现情感,才能表现它的美。”

  马骏祥2004年从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退休,2005年来到中华诗词学会工作。过去的人事管理干部管理,一个人一张卡片,几个基本数据在小卡片上来回翻,后来改为用电脑处理各个会员的数据。“我一看,确实比我们过去的卡片式的管理要先进,挺方便的,一点就行。”“方便”成为马骏祥对网络的第一印象。

  儿女鼓励他把自己写的诗词和书法作品放到网上去,传播面更广。他心里却有担忧,“不会拼音”是他接触网络时遇到的首要难题。最后,女儿给他安装了一块汉王手写板,又帮助他注册了新浪、网易博客,还申请了一个QQ账号。他将自己的诗词作品一字一字手写后传上去,阅读量从一开始的几十渐渐增加到好几百,时不时有人评论赞赏。“这样我当然就来情绪了。”隔着屏幕被素不相识的人认同和欣赏,让他倍感欣喜。

  最开始,他想要把网易和新浪论坛上的作品搬运到可爱老人网上,但当时,他并不知道还有“复制”这一操作,于是他仍旧一字一句手写,有时写错了一个字,只能全部消去重来。后来,他等儿女下班之后向他们请教,渐渐学会了复制粘贴等操作。

  马骏祥活跃在可爱老人网的“诗词雅苑”“金石书画”版块,发表了近三百个诗词书法的原创主题帖,聚集起一批相同兴趣的欣赏者。中国“文人相轻”的传统,到网络交流平台上,变成了“文人相亲”。这些老人并不一定像马骏祥那样专业,却对诗词书法有天然的好感。有老人曾向他表示,自己投稿诗词给纸质刊物,二十多年都没有发表,放到网上却很容易。“网上门槛不高,喜欢写诗词书法的人写几句弄到网上,自得其乐,要是旁人看到也说好,他就有一种成就感和荣耀感。”马骏祥在生活中教人写诗或帮人改诗,都能拿到可观的报酬,但在可爱老人网上,面对网友的请教,他的认真指点完全免费。“教学相长,我在网上弘扬文化也成就了我个人,学到了很多东西。”

  马骏祥的退休生活并不清闲。日程表填得满满当当,写字、作诗,参加诗词学会和书法协会的各个活动。有时坐在公交车上突然来了灵感,就赶忙用手机记下来,回到家再誊抄、修改。自1997年学生送他一部小灵通之后,他换过很多手机,后来也买了小米、华为等智能机。在同龄人中,他因为会发微信、会做图文并茂的帖子而广受赞誉和羡慕,儿女亲友都夸他有主动学习、紧跟潮流的精神。而他自称“受惠于网络,创作信心满满”,“他们都夸我75岁的人一点都不显老,心态还年轻!”他爽朗笑道。

  同样被可爱老人网吸引的还有一位ID为“快乐的银丝”的天津奶奶。1999年,她39岁,单位用上了电脑。一开始接触到网络,她觉得新奇又有趣,甚至会在网上整夜整夜地玩围棋等益智小游戏,“那时候也不顾身体是不是吃得消,只是有瘾。”

  “快乐的银丝”喜欢逛论坛,做写手,当过天涯论坛情感版块的版主,2000年时还与别人合办过论坛。“那时候网站比现在正规多了,前台和后台都分得很清楚。”她骄傲地形容自己在网络论坛上“如鱼得水”。自从接触网络以来,她已经用过三个台式机、一台笔记本,现在则用一体机。她感慨自己因为爱好太多,时间总是不够用——摄影、写作、养植物、插花……此外,她还需要照顾小孙女和瘫痪在床的先生。家庭负担虽重,她每天睡觉前还是会打开电脑,在网上逛六七个小时,有时深夜仍然在线,她的儿子总是嗔怪她:“腰不疼啦?眼睛也不花了?”

  随着年龄逐渐增长,她慢慢进入一个老年人构成的圈子。“我一直没觉得我进入老年了,我怎么会老呢?还有太多事情没做。”虽然不承认自己已经老去,她身上还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老年征兆。2014年,她54岁,失眠越来越严重。想要消磨时间,她到百度上搜索专门供老年人交流的平台,一下子就搜到了可爱老人网。注册时她费了一番脑筋。遗传原因,她的头发很早就花白,又因为她“想要快乐”,于是给自己的账号命名为“快乐的银丝”。

  来到可爱老人网之后,她发了一个报到帖,不久后便有人回帖热情欢迎,这让很久没有进论坛的她发自内心地感动。她把自己曾经写过的文章放到这个网站上来,把它当作一个“储物空间”,记录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她喜欢咖啡和茶,时常熬夜和失眠,关注女性细腻的内心,偶尔享受独处的滋味。“有时间就翻出来看看”。在可爱老人网上,她读人家写的文章,自己也写,“网上有人欣赏你,这个驱使力吧,就很令人着迷。”如今,“快乐的银丝”俨然成为可爱老人网上的“红人”,在网站首页的推荐帖中,她的文章就有七篇。

  “老人网的出现是因为有这个社会需求。一旦退休之后,他们的失落感非常明显。”马骏祥如是说。而网站“积极认真回复,鼓励原创”的公约让每一位用心分享的老人体会到被重视的感觉。很多老人每天五点准时在网站上签到,在线上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他们在此处找到退休之前的充实感。“快乐的银丝”认为,老人的上网需求并不小,问题在于不会使用。于是,身边的退休同事、上了年纪的亲友,她都手把手教他们使用网络。曾有一位腿脚不便的同事,大中午坐了六七站公交到她家,向她学习用邮箱传照片。“我跟她说,我可以视频教你,不用非得上我这儿来,但她就特别执着。”此外,“快乐的银丝”还教邻居在网上打牌,这样他就不用出门到处找牌友了。那位邻居如获至宝,有一次竟玩到了晚上三点多。

  除了线上的分享、互动,老人们还常常组织线下聚会活动。一般按照地区划分,由区域交流的版主组织,网友自愿参加、费用平摊。可爱老人在2013年参与了杭州地区的一场网友聚会。闲谈起来,他说起今年是自己的本命年,几位老人便特别关心,马上说“要穿红内衣”,可爱老人解释老家没有这种习俗,但其他老人们还是坚持。聚会结束以后,好几位老人给他买了红色内衣寄到福建,这让他觉得十分感动。“他们确实是一群可爱老人。”

  但老年网友聚会组织起来有一定的困难。每次组织需要有一位发起者,破费先行探路踩点,设计旅行日程。用餐、住宿地点、收费标准、同行当中有无回民都要纳入考虑。马骏祥说起自己参观首都博物馆的聚会经历,博物馆里一顿午饭便要七八十元,所以很多来参加的老人选择自己带饭。老人年纪大了,吃冷饭菜总是不太舒服的体验。此外,老人们的体力也很有限,往往无法安排时间较长的户外活动。但他还是非常支持这种线下活动的举办,“大家在一起玩得很开心,吃的涮羊肉不错,园博园看到确实不错,不用再讨论今天谁的诗写得好。”

  老人们在网络上感受到新奇和存在感,但互联网也会带来潜在的威胁。“快乐的银丝”曾做过情感博主,认识许多饱受网络情感困扰的同龄女性。她认识一位五十多岁的舞蹈老师,那位舞蹈老师在网上结识了一个学舞蹈的男人,后来两人一起租住在北京,但那个男人偷偷录下他们的生活视频,借此敲诈她40万。“零几年的40万是什么概念?”她的语气吃惊而愤激,“后来我们给她凑钱。她受了很大打击,去了美国,好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回来过。”新闻中常常报道老人被诈骗钱财的事件,却很少关注老年人受到的情感欺骗。“快乐的银丝”站在老人的立场上给出解释:“他们不像年轻人,兜不住了就要去讲。老年人呀,顾虑太多了,有孩子感受,他们承担的还有后代的后代。”

  然而,网龄将近20年,“快乐的银丝”始终相信网络社交也有真情。她曾经论坛上认识一个女人,孩子考上了大学,第一年却没有钱交学费。论坛里一个主管后台的人从国外寄来500美元,让她美元换成人民币去交学费。“当时我陪着去,还记得是八点六的汇率。”“快乐的银丝”说。

  有时,网络还能构建起不同代际之间的桥梁。在一个时空概念都被弱化的虚拟空间,兴趣和语言成为最直接有效的交流方式,年龄、地域的差距都被放在了一边。“快乐的银丝”在网上有一位“忘年交”——一个浙江小伙。他们并没有见过,但“快乐的银丝”的儿子去深圳出差,却跟他见了一面。她感慨缘分奇妙。

  以可爱老人网为代表的老人论坛有很多,但多数都更偏重老人的单向记录、分享生活,很少有像可爱老人网那样老人之间能进行高度双向互动的平台。创办者“可爱老人”谈到曾经网站服务器续费的事,几位版主素未谋面,却非常积极地联合筹款,两天时间就筹到了六千多元,才度过这次危机。

  作为活跃度相当高的老人网站,可爱老人网仍然存在许多不足。例如,“快乐的银丝”之前应相熟网友邀请,在可爱老人网当版主,但有时由于生活琐事两三天没登陆,就会被管理者催促,这让她觉得“不自由”。此外,“版主交流”版块名存实亡,仅仅成为版主每日签到的地方,而失去了“交流”的作用。但“快乐的银丝”并不介意这些问题的存在,“我肯定把生活放在第一位,” 她说,“我需要的只是网络那个空间。”

  在这个网站上,活跃用户年龄从五十多岁到八十多岁不等,他们喜欢用自己年轻时的黑白相片当做头像,或者就是风景、书法、卡通图片。他们的登录次数少则一百多次,多则数千次,有的网友发帖数达到了两万帖。有一位昵称“真真”的管理委员,在线时间长达一万多小时,是走在老人前列的网上冲浪者。摄影作品、山水游记、风味美食,每一点生活杂感都被用心记录,他们用网络标记着自己的生活,将点滴情绪与同龄网友分享,留下那些“我来过”的痕迹。

  在“快乐的银丝”看来,老人不管年纪多大,都有必要接触网络。她以网上挂号为例,有的老人抱怨“成天弄一个破机器,不考虑老年人”,她却认为不是机器太复杂,而是老人不愿意动脑学习。她曾询问一位外国友人眼中“中国大妈”的形象,得到“很胖,穿着花哨,喜欢围围巾、戴墨镜,说话大声”的回答,这种刻板印象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些老人觉得互联网就是年轻人的事,其实不是的。我们也年轻过,我们应该要与时俱进。”她说。

  永远有人正在年轻,也永远有人正在老去。这群“可爱老人”漂浮在浩渺无涯的网络之海,对他们而言,网络提供了一个横向的交流平台。但或许,更重要的是突破刻板印象、找寻第二种生命体验的机会。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产品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4008-668-998

电子邮箱: 329465598@qq.com

公司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公司在系统化的工作流程基础上,提供以工业设计为核心的品牌价值链整合服务,一站式服务内容包括:产品设计研究、产品差异化定位、工业设计、结构设计、商业命名、品牌设计、后续模具支持、品牌及产品知识产权保护等,以设计+品牌咨询的服务实力助力企业产品市场化竞争。目前,公司已在香港、深圳、惠州、杭州等电子产业中心城市设立了客户服务中心,服务范围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