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大陆应问台湾到底要武统还是和统

  “反对党应该做忠实的反对党,然而却是以拖垮台湾经济为代价。”熊玠对中评社说道。

  “的三个拳头包括对外关系、国防和两岸事务,而他却把第一任会主委交给了一个非人赖幸媛。”熊玠说,赖幸媛作为台联的人,由她来掌管两岸关系后一旦出了事,负责的人就不知应该是还是李登辉了。

  “择善固执也是刚愎自用,但却不能选择善。”熊玠提到在有一年,十几个“”单位于《纽约时报》刊广告,鼓吹“”,这一消息传到的那里,他的表态竟然是“广告并不重要,成不了气候”,这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体现;另外一个案例,当初竞选主席胜了王金平,彼时就有人劝马,毕竟王金平的年纪更大,要想办法给输者以礼遇,但并没有这么做,反倒是掀起了“马王之争”,导致王金平后来在“立法院”对他处处作梗。

  熊玠对中评社说,是个读书的好学生,但好学生不一定是好政治家,“乖孩子、好学生”在长大后就会手软,虽然他清廉,但是在做抉择时犹豫不决,同时在有些时候,还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刚愎自用。

  “只懂法律,却不懂民主政治学的规律。”熊玠对中评社说,民主政治的规律就是多数决的政治,譬如说,做“总统”时敢摘除“大中至正”匾额,改挂“自由广场”,这就是多数决,但做了“总统”后却不敢改回“大中至正”;再譬如,由于反对党的挑剔,决定取消军公教人员退休金的所谓“18趴”利息待遇,这就无形得罪了一批历来军公教的铁票。这本是反对党的离间计,但居然高阶层如此“合作”地甘愿中计,如此一来,不但没争取到绿票,反而把内的铁票丢了。

  “因此到了最后别人会说,蓝营在立法院最大的反对党是。”熊玠说对中评社说,在“立法院”的人数超过三分之二,但最后所有要过的法案都通不过去。

  美国纽约大学政治系终身教授、《中国评论》月刊学术顾问、的老师熊玠昨日到访中评社并表示,是读书的好学生但不一定是好政治家,虽然清廉却刚愎自用,自己执政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的最大原因在于不懂民主规律,忘记多数决的政治规则。熊玠还说,大陆需要转变对台思路,不能盲目让利,切不能让认为自己可以通过反大陆得到更多好处。

  “当然,我过去也曾对建议,对台湾要尊重她的尊严,不能做出施舍的姿态。”熊玠说,对于北京来说,中央和地方心理是可以这样想,但却不能这样讲,要参考诸葛亮七擒孟获的典故。(记者杨犇尧黄蔚)

  熊玠对中评社说,是个读书的好学生,但好学生不一定是好政治家,“乖孩子、好学生”在长大后就会手软,虽然他清廉,但是在做抉择时犹豫不决,同时在有些时候,还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刚愎自用。

  熊玠认为,希望做“全民总统”,却忘记民主是多数决原则的政治,事情总永远是由多数党决定。通常来说,“立法院”能达到三分之二票就可以做了,但不会,他一定要征询所有人的意见,错就错在这,最后绿票没有得到,反而把自己的铁票丢了,同时,这一点也会被抓住不放。

  蒋经国刚出来的时候,每个礼拜都要去拜见黄少谷,因为黄少谷是老蒋总统的智囊,尽管他那个时候年事已高,对蒋经国的布局已帮不了多少,但蒋经国还是坚持去拜访,为的就是要做给别人,“当时有人就拿当年黄少谷的故事来劝,但是他不听。”熊玠说道。

  而对于大陆的对台政策,熊玠提出了两点建议:第一,不要盲目让利。向岛内民众灌输的意识是我们如果认同,大陆会让利;我们如果不认同,大陆更会让利,因此,大陆不能对台湾盲目让利;第二,大陆不能给台湾“是”或“不是”的选择,而应该给他们“A”或“B”的选择,即,这不是“统一”还是“不统一”,而是你们到底要“武力统一”还是“和平统一”。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产品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4008-668-998

电子邮箱: 329465598@qq.com

公司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公司在系统化的工作流程基础上,提供以工业设计为核心的品牌价值链整合服务,一站式服务内容包括:产品设计研究、产品差异化定位、工业设计、结构设计、商业命名、品牌设计、后续模具支持、品牌及产品知识产权保护等,以设计+品牌咨询的服务实力助力企业产品市场化竞争。目前,公司已在香港、深圳、惠州、杭州等电子产业中心城市设立了客户服务中心,服务范围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