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网:谁来为农村教育买单?

  一个跟我照过两面的经济学家从我脸上看出了愁苦的神情,他写文章开篇以我做比兴,以为我悲天悯人。这实在是高抬了我,假如人们都这样看,看来我不做思想家也不行了;确实,在今天据说有无数大大小小的思想家(新的,自由派的,民族主义者的,七十年代的,八九一代的,四五一代的),看看他们在当代如鱼得水般自在真是觉得可怜。因为我由衷地希望我们的社会不要有什么思想家,假如社会真的应运产生了思想家,那只能是思想家的悲哀(许多被人尊称思想家的人可能心里窃喜)。而悲天悯人本该是一个历史的范畴,是一个美学的范畴(而且是病态的美),它不涉及正义的问题。正如对三农指指点点的精英却不愿为其问题掘墓一样,空得了有良心的美名,却不落实。他们的语言和声音是病态而过时的美。这一类美学范畴,在发达国家多是个人的事,不是公众的事;即使在目前的中国,它也毫无意义。

  所提的这一问题我知道答案,可是我不愿意明确地回答。为什么只要求少数人提供答案?我们并不是真理。我们只是我们自己。难道媒体也硬逼着我们成为权威,精英和大家?即使是某类“家”,我们也只是一家之言,是个人一己之言。

  多年以前一个朋友曾把不顾及中国体制问题和实践问题的所谓学术思想活动称做“煞有介事地扯淡”,我有时觉得中国的治国专家之比学者可怜正在于此,有时觉得中国的问学学者之可怜也在于此。人生之不自由,社会环境之不适合人居,人格之卑微,不是可怜是什么?我也说过,“转型国家知识分子所能达致的真正有价值的个人成就,在于自立为人,而非“简在帝心”作了“帝师”;转型国家知识分子所能建言的关键,在于开放言禁等内容。”

  传媒的现代技术的广泛使用,使我们的社会生产了无数的大家明星。似乎人人都是大的小人物或小的大学者(看看网站上我们的文集专集),但我们缺乏的是无数平等同质的公民的意见集合,我们缺乏的是生活里的平凡的声音及其发声的机制。当文明进展的机理真正在时间的淘洗里露出棱角来,我们并没有思想家,我们只有渺不可闻的原子式的个人。他们在某个大学的角落里的教授的书桌旁,他们在处级局级的办公室里俨然地端坐,他们在按部就班地认真地生活。他们跟“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无关。

  我不是说过吗,“现代国家的公共政策都是各阶层的人士充分表达、提供各类选择后妥协共和的结果。倘若缺少这样的政策环境,那么就应该创造这样的政策环境。任何一方取得了话语权,为创造这样的环境,就应该吸收其他方面的人参与,甚至应该让对立的一方进来共事;而其他未能成为主流的方面,则应该顽强地争取表达参与的权利,而不是如传统中国人所谓沉默以守自己的清白,或革命替天行使道理。没有这样共和的局面,任何政策的制定,无论它采纳的是何种主义、理论,哪怕是文明世界里主流中的主流,哪怕是最新潮的理论,如自由主义或新左翼或第三条道路,都是缺乏公义的。知识分子如不能意识到这一点,那么任何对为政者的建言,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奏折派,都是统治集团的帮闲乃至帮凶。”

  至于农村教育,茅于轼先生都可以为其尽力,在其知识技能训练和社区认同教化方面还有多少可为之事?人们不都在寻找增长点吗?让亿万生灵像真正的人一样生活,其实就是最大的增长点。“树人”,既是我们文明最古老的原则,也是我们现代伟大的思想家的名字。但今天在文明的坎陷危难时刻,没有人从事这样的事业了。有是有的,但那多与黑社会的本质类似,例如,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民,据说是很有培养人的意识的。他从一个人的学生时代开始培养,那些人成就了个人的事业,更成就了这个叫的中国人;例如,一个学界的老大,培养弟子分据“要路津”,从而名利财色地位无一不得。这其实值得那些整天想找增长点的人深思。让自己真正与民族共同体和我们文明的根系相连,扶植人,就能得到最好的结果。而这方面,不仅城市社会的游民大可教化,而且农村的教育(哪怕是单一的)也有广阔的天地。尽管我们口口声声说重视生命,尊重人,我们知道我们的祖先以为“生生之为大德”,我们也知道孔夫子“问人不问马”,可是,如果我们的政治文化是“愚民政策”所体现的文化,如果在我们的社会里人们习惯了寻找“增长点”,习惯了“唯物主义”一类的拜物教,我们的生活方式本身就是缺乏信仰信用和信誉的,我们只能信任自己的孩子,我们让自己的孩子受教育甚至送出国去享受最奢华的教育,我们在这片土地上在这个共同体里的任何行为都只是追求“简单拥有感”的。我们不会在这里做多少立人之事。我们在这里不自度自觉,我们不会想到生活在这里可以度人觉人。这恐怕还不如国民政府时期的大地主刘文彩的工作(据笑蜀先生的出色研究,刘文彩先生投资办学的费用几乎是现在大邑县一年的财政收入,而他对学生的关爱也是极为颇有可圈可传之处),传说中的大军阀张作霖韩复渠对教育敬畏的故事也是今人不能比的(今天无数的大款官员学界名流对教育只是涉及到自己的亲人时才有功利性的占用);自然我们无法跟茅于轼先生梁漱溟先生比,不能跟历朝历代献身于开智启蒙的教师们比。我们的希望工程可以招摇撞骗,却仍是没有希望;我们关于诚信的呼吁可以感动人,却仍是虚假的,是一个伪问题。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产品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4008-668-998

电子邮箱: 329465598@qq.com

公司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公司在系统化的工作流程基础上,提供以工业设计为核心的品牌价值链整合服务,一站式服务内容包括:产品设计研究、产品差异化定位、工业设计、结构设计、商业命名、品牌设计、后续模具支持、品牌及产品知识产权保护等,以设计+品牌咨询的服务实力助力企业产品市场化竞争。目前,公司已在香港、深圳、惠州、杭州等电子产业中心城市设立了客户服务中心,服务范围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