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cribe to Our RSS Feed

法国电影《老枪》,以及对八十年代的回忆

Mar 5, 2017 by     No Comments    Posted under: 影视

我小时候看过一个法国电影《老枪》。这个电影是75年的,我国引进已经晚了很多年了。那个时代的电影虽然不多,但是质量还是超级好的。现在回想起来完全不落俗套。

这个故事讲的是二战德国占领法国期间,一个大夫把妻女送到乡下城堡躲避战祸。但是等他赶去团聚的时候,正好目睹了德军对村民的屠杀,并且眼睁睁看到妻子被德军的火焰喷射枪烧成焦尸。这个场面刺激性极强,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无法磨灭的阴影,也是我现在还能想起这个电影的一个重要原因。

然后这个文质彬彬的大夫找出了一杆尘封已久的老枪,决定复仇。这队德军驻扎在了古堡,而大夫熟悉古堡的各处的秘密,有暗道,有双面镜,这是他最大的优势。于是,他神出鬼没的把德国鬼子一个一个的干掉。最后穷途末路的德国军官面对镜子举枪决定自杀,站在双面镜背后的大夫打开了火焰喷射枪,军官看到镜子上的自己慢慢扭曲,原来镜子开始融化,最后火焰汹涌喷出,烧死了主人公最后一个敌人。在这场大火中,大夫完成了他的复仇。

这是我小时候记忆中的老枪。很有传奇性质。杀敌过程非常新奇惊险紧张刺激,所以这个电影娱乐性很强。但是后来我忘了过了多久,也许到我中学的时候,在《读者文摘》(后来这本杂志被美国读者文摘起诉,改名为《读者》)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似乎是《人生是美好的吗?》,其中又提到了老枪这个电影。我印象中占了整整左右两页,密密麻麻全是字。

读者文摘这份杂志在八十年代很火。那时候文化市场比较落后,没什么可读的。读者文摘大量的翻译了国外的文章,可读性还是蛮强的,很多那种隽永小文。当然以现在标准可能被批评是鸡汤文,但他们的风格确实不是鸡汤,他不教你调整心态那套。

我介绍这个背景是因为这篇文章是该杂志上面少数的中文作者写的认真严肃的一篇。这篇文章讲老枪,说一般战争电影,总要描绘和平时期的幸福生活,这样来激发对敌人的仇恨嘛。但是老枪呢,主人公的生活却并不幸福。读到这里,我就,咦,怪了,难道我看的是假电影?我怎么不记得他生活不幸福?

你看,我现在写的是,好多年前我读杂志,回忆更多年前看的电影。这个记忆的叠加是很可疑的,也许半真半假。如果我能再找到那篇文章,我会很好奇的重读,但现在只能凭借记忆和逻辑的梳理来讲述。

这篇文章继而讲,主公人年轻美貌的妻子并不钟情于他,她是个轻浮的女子,和另一个男人不清不楚,而这些,主人公是知道的。电影中间,主人公曾遇到法国游击队队长,而这个队长正是他的情敌。在可以得到游击队帮助的机会下,主人公把游击队糊弄开了,他要做的,是自己独力把敌人干掉。

当时我是中学生,回忆小学看到的电影,我显然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篇文章里讲的故事,必然因为小孩看不懂。他的讲述完美的解释了主人公把游击队支开的不合逻辑的行为,并且多了一层深意。这是个脑洞大开的新奇设定,让这个故事突然从一个二战传奇片变成了一个,怎么讲,我也不知道这该叫什么片了。主人公确实很奇怪,有非常特别的倔劲儿。细细体会,还是似懂非懂。

读者文摘的这篇文章从这个战争电影对和平生活的不同寻常的处理,回到了标题上的问题:人生是美好的吗?他后面的内容我已经不记得了,可能太哲学,超过了我当时作为中学生的理解范围。

我觉得这个事情很有意思,就是同一个东西,在你不同的人生阶段,以不同面目出现。现在以我无赖的心态想,也许法国电影就是那个风格呢,喜欢写男女关系,喜欢把美女写的淫荡。但是在文艺上,从来不忌讳多想。多想的也许和原作无关,多想出来的也许是你新的所得。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